我見我思

廣東話的未來

The Future of the Cantonese Language

  我今天要談的題目是當前保存方言的形式。目前美國大學的中文課以普通話為主,很少教中國的方言。為了省錢起見,越來越多大學取消了廣東話課。舉例來說,去年疫情爆發的時候,史丹佛大學因為削減預算的關係,而取消了廣東話課,學校裡唯一的廣東話教授被解聘了。史丹佛的這項決定引起了各界熱烈爭論,學生、教授與校友都不滿意學校的這項政策。一位耶魯大學的教授幫史丹佛的教授與對此事感到擔心的學生向史丹佛請願,要求史丹佛重新開設廣東話課。這位教授至少蒐集到了四千份簽名的請願書。根據這位教授的看法,除了從語言學的角度以外,我們還可以從政治與歷史的角度來分析什麼原因讓這麼多人對廣東話課取消感到不滿。

  大致地說,有下面幾個原因:首先是這個決定會危害學生與研究所的研究。舊金山講廣東話的人口在美國是最多的,矽谷也是研究廣東話的理想環境。如果史丹佛不開設廣東話課程,學生就沒有辦法跟當地的移民華僑溝通。

  其次,就史丹佛對講廣東話族群的責任而論,一八六零年代,史丹佛的創辦人雇用了華工來修築第一條橫貫美國東西部的鐵路,因此史丹佛大學與講廣東話的族群有密切的關係。

  再其次,史丹佛的這項決定代表了殖民主義。這位教授認為中國統一語言的目標對其他族群造成了巨大的危害,而他懷疑史丹佛的態度比較偏向中國政府,並不真正的關心其他族群。

  史丹佛最後尊重學生與校友的要求,同意恢復廣東話課,不過關心廣東話未來發展的人一定還是很焦慮,拿史丹佛本來的決定來說,同樣的事未來一兩年以內一定會再次發生,衝突也會越來越普遍。如果連舊金山當地的大學也無法維持廣東話課程的開設,那其他大學又該怎麼辦呢?

近期期刊

238

Aug. 1. 2022

237

Jul. 1. 2022

236

Jun. 1. 2022

235

May. 3. 2022

234

Apr. 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