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CHINESE
LANGUAGE PROGRAM

I
C
L
P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242
Dec. 1. 2022
SCROLL

演講報導

「和於陰陽,調於四時」的傳統中醫學說

Balance Yin and Yang, Adjust with the Seasons: Advice from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孫曌
/
加拿大
Zhao Sun
ICLP第8級

雜談隨筆

我看台灣的宗教信仰

My Views on Religious Beliefs in Taiwan

孟英磊
/
美國
Pierce Johann Gissler Mc Donnell
ICLP第6級

  (照片來源:黃琢允拍攝提供)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身邊傳來震耳的聲響,我有如身處戰場中,但別擔心,其實那晚我在彰化鹿港鎮參加一個特別的宗教活動——暗訪。暗訪,也稱為「夜巡」,是一種獨特的台灣民間信仰活動,那晚鹿港鎮所放的煙火似乎比美國舊金山、紐約、和波士頓在國慶節所放的還要多。   暗訪是地方性的重要宗教活動,由鹿港的每一座寺廟共同籌畫,各廟的保護神都會出巡,每一尊神像都由大概八位身強力壯的年輕男子負責扛運。轎班人員既虔誠又周到地扛著神轎,一直扛到快天亮。神轎幾乎踏遍了每一個街頭,路上人潮洶湧,每一位鎮民都興奮地參與這次盛會。   我和朋友們隨著人潮走著,短短一個晚上,我走過的寺廟不勝枚舉,而且每一座裏頭都有五彩繽紛的雕花。那一天晚上給我留下極深刻的印象,想要充分描述當時的氣氛與感受,談何容易?   經由當地人的熱心介紹,我才得知台灣各地都有相似的夜間巡行宗教活動,包括台北的大稻埕霞海城隍廟和宜蘭羅東的城隍廟。鹿港暗訪跟其他地方活動不一樣的一點是它並不是每一年舉行,而是根據王爺指示不定期舉行的,目的是為了掃蕩鹿港的妖魔。   參與這次活動,對我來說是一種文化震撼,也進一步感受到宗教在台灣文化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在多元的台灣文化中,除了道教、佛教外,更有融合各種宗教的民間宗教,而且信徒在台灣居民中約高達50%,其中包括各地神明、英雄名人的神格化、王爺千歲信仰和臺灣原住民的祖靈信仰等等。由此可見,民間信仰也會隨著文化的變遷而持續發展。   比如在活動中,我看到很多年輕的轎班人員扛轎時跳著各種各樣的舞步,而這讓他們的夜巡變得更加熱鬧與精彩。我以為這是一種很傳統的習俗,但是後來聽幾位當地的長者向我解釋,這些舞步其實是年輕人最近幾年以他們的創意融合了流行文化的元素添加進來的。這代表暗訪不只是一個世代、一種性別、也是鹿港人的活動,因為所有的鹿港人都以不同的角色參與了這個活動。年長者負責把宗教儀式和習俗一代一代地傳給青年人,而年輕人則給儀式注入一種新鮮的、活躍的新血,更形成了一種文化的凝聚力。   在這次難得的機會中我大致了解了「暗訪」這項宗教活動,可是事實上,只是大略開始理解台灣民間信仰的一小部分。這些傳統儀式是怎麼演變到現在的形式的?暗訪如何反映鹿港當地的文化?人們想掃蕩的是什麼樣的妖怪?在無數的疑問之下,這項活動也激發出我的好奇心,想要更深入了解台灣的宗教文化。   各位朋友,您走到台灣的任何地方,一定會經過一兩座寺廟,您也會感到好奇嗎?如果您想更加了解台灣這塊美麗的土地,我建議您,從了解台灣宗教著手,一定會讓您收穫滿滿。

奇思妙想

學習台北垃圾分類的語言

Learning the Language of Recycling in Taipei

歐陽英英
/
緬甸
Aye Myat Thu
ICLP第4級

(照片來源:台北市環保局)   來自一個垃圾不必分類的國家「緬甸」的我,自從成為台北新住民以來,最大的困惑之一是嚴格的垃圾分類制度。   在緬甸,全部的垃圾都是放置在一個大袋子裡,每天會有收集垃圾的工人,在大街小巷穿梭,搖著銅鈴鐺告訴大家:我們來了!家家戶戶聽到叮叮叮的聲音,可以在任何時間將任何垃圾交給收集垃圾的工人,倒垃圾的家事就此結束。   來到台北的第一天,隔著隔離飯店的房間窗戶,我看到一輛橘色卡車正播放著古典音樂 《給愛麗絲》,隨著音樂聲,許多人提著顏色一樣 ,大小卻不同的袋子從大街小巷蜂擁而出,朝向音樂卡車的方向奔跑,這一個畫面令我印象深刻,也感到好奇,究竟大家每天在差不多的時間一起約好出現在街上,是在做什麼呢?後來朋友告訴我,這是台北人每天生活中的大事——倒垃圾!   隔離結束後搬進在台北的新家,仲介人員簡單地說明垃圾分類集中區的位置,接著,我更多的困惑與惡夢就開始了!原來,在台北倒垃圾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依據台北市的法律規定,垃圾必須分類並且要用指定的付費垃圾袋,從此以後,我的垃圾分類語言的學習之旅就展開了。首先,關於剩餘食物的回收,其實我沒有辦法分辨究竟豬可以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如果是貓或者狗這一類常見的寵物,我比較知道他們可以吃什麼。另外,食物的容器也是讓我感到困擾的項目之一,尤其是珍珠奶茶的杯子,有的時候是塑膠的封口、紙類的杯子,有的時候是紙張封口及紙類的杯子,我究竟要把它丟在哪一個回收桶呢?   來到台北也體驗到網路購物與 24 小時送貨服務的便利,隨著一箱一箱的物品寄到家,我的惡夢更大了!尤其是保麗龍這個物品,它究竟是塑膠還是其他呢?每一天,倒垃圾之前,我必須拿出台北市環保局的海報,一個一個核對,確保我的垃圾分類是正確的,因為收集垃圾的區域有很多監視器,我擔心收到罰單。   經過兩週的訓練,漸漸地,我發現減少垃圾量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因為不想花很多時間處理垃圾,因此下課後會先在餐廳吃飯,一方面促進台灣經濟成長,另一方面減少使用一次性的餐具,也養成了隨身攜帶水壺的習慣,減少寶特瓶的使用量。就長遠的觀點來看,垃圾分類是保護環境的一個有效的方法,同時也為回收工人提供一份收入。身為台北新住民,我開始為這個良好的垃圾分類制度感到驕傲,也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守法的好住民,同時,也希望這樣的垃圾分類制度能夠在緬甸推廣。

社會議題

台灣女性主義的演變

The Evolution of Taiwanese Feminism

白文伶
/
加拿大
Melissa Boucher
ICLP第4級

  (照片來源:婦女新知基金會)       大家好!今天我要給你們簡單地介紹台灣女性主義的演變。近百年來,台灣的女性權利實在有了不少的改變。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次演講的內容起見,我把這次的演講分成三個部分。首先,我要講的是台灣女性主義運動的歷史;其次,我會跟各位談一談台灣女性主義的特點;最後,我要談談當前台灣女權運動的訴求。   要全面了解台灣對女權主義的立場,首先要討論台灣女性主義的發展歷史。二十世紀,亞洲受到西方思想的影響,有些大學生為了接受西方教育,就去了歐美各國留學,尤其是美國,最受留學生的歡迎,這些留學生把女性主義的思想從西方帶回台灣。70年代台灣仍處於戒嚴狀態,可是一些女權運動已經開始組織起來了,台灣最著名的女權主義者之一呂秀蓮,不僅寫了一本關於女權主義的書,還發起了一場支持民主、支持女權主義的運動,這兩個重要的運動也影響了八零年代婦女新知基金會與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的成立。   隨著經濟和政治的快速發展,70至80年代的社會同時也快速變革,無論是哪個群體,男女平等始終是主要焦點,與西方的其他運動一樣,這些社會團體提倡教育平等、工作機會平等、防止家庭暴力的法律等等,不過這些團體的特點往往是在傳統宗法制度下,提倡女性主義,再進一步制定法律,不說別的,就拿墮胎合法化來說,墮胎權不但沒有被宣傳為一種自由的選擇,反而是爲了保護女性健康,或是使她們免於受到傷害而制定的。這個題目經過多次討論才合法化。由於宗法制度的關係,女性必須得到一家家長、父親或丈夫的同意,才能進行墮胎,否則會被醫生拒絕,2020年之前,妻子在未經丈夫的同意下是不可能墮胎的。   考慮到台灣文化中和諧與秩序的重要性,台灣女性團體在女權訴求上保持靈活也很重要,這就是為什麼近年來,像婦女新知基金會這樣的激進組織不僅能在工作場所和家庭環境中為女性贏得更多的權利和保護,甚至還能擴大訴求的目標,例如農民工的權利和同志的權利。最近的策略之一是利用媒體和社交網路來獲得台灣人民和國際社會的支持,通過媒體,女權團體所獲得的支持,無疑有助於選出女性總統或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等。   在我的理解中,團體的目標不一定是要廢除傳統的性別角色,而是要為女性提供多種選擇並追求平等。因為時間的關係,我不能詳細地分析,要是有什麼問題,歡迎各位提出來。謝謝大家聽我的演講!

商業話題

快樂蜂在美國擴大的策略

Jollibee's Strategy for Expansion in the US

柯黎真
/
菲律賓
Kyra Chantel Reyes Ong
ICLP第5級

  討論這個話題之前,我想問大家:在你們住的州或家的附近有沒有速食店?你常去這家速食店嗎?你為何去吃速食?除了這家速食店以外,你有沒有吃過快樂蜂(Jollibee)這家店?在你們住的州或家附近有沒有「快樂蜂」?你喜不喜歡快樂蜂的食物?原因何在?   我之所以提出這些疑問,是因為我想給大家介紹快樂蜂的發展。快樂蜂在菲律賓已經成為連鎖快餐的代名詞,他們的標準化經營,即統一標識、統一配方、統一服務,給菲律賓餐飲業帶來了強烈的衝擊,跟菲律賓的麥當勞或肯德基比起來,快樂蜂所提供的主打產品差不了多少,都是炸雞,那為何更受歡迎呢?一是快樂蜂產品的口味符合菲律賓人的習慣;二是快樂蜂的廣告,對一般菲律賓家庭來說,是很經典的。這是因為快樂蜂廣告的特色,就是音樂很容易記住,再加上很多人成長時,通常都能在電視裡聽到快樂蜂的廣告,快樂蜂的廣告讓人有懷舊的感覺。除了廣告以外,快樂蜂的口號以描述菲律賓人的用餐習慣為主,那就是「聞過就知道很好吃」,也有口號是從炸雞的吃法上來講,比如「又脆又多汁」;最後是快樂蜂的建築和裝飾風格,對菲律賓人來說很熟悉,讓他們感覺「離家很近」或「賓至如歸」,這些都是快樂蜂在菲律賓成功的原因。   除了在菲律賓的市場以外,快樂蜂也逐漸延伸市場範圍,進入外國市場,尤其是美國,快樂蜂是怎麼進入美國餐飲事業的呢?為了迎合國外菲律賓工人的飲食習慣,在擴大公司目標市場的同時,快樂蜂就以他們的思鄉情緒為戰略,來進入美國市場。雖然美國也有不少連鎖快餐店,再加上餐飲業的競爭也很激烈,快樂蜂能成功進入美國市場的因素到底是什麼呢?對於快樂蜂成功的因素,有人認為是他們的產品,尤其是他們的炸雞;有人認為是他們價格有競爭力,還有人認為是很多網紅都在嘗試快樂蜂的食物,為此,他們也想嘗試。不過,這不是快樂蜂成功的主要因素,而是挑選開業的地點正確,快樂蜂選擇在那些很多菲律賓工人集中的地方開業,除此以外,美國現代消費者思想開明,簡單地說,快樂蜂除了賣速食以外,還出售來到菲律賓的體驗。而且因快樂蜂的首席執行官看好美國市場,這樣一來,他們在七年之內開了500家分店。   總而言之,快樂蜂在美國快速地發展及成功,讓商業界感到吃驚,未來也可能會漸漸地打破美國連鎖快餐的開店慣例。

學思心得

逃避的境界——迴避型人格障礙作為文學作品的題材

The Realm of Avoidance—Avoidant Personality Disorder as a Literary Subject Matter

鄭民浩
/
波蘭
Michal Kubisiak
ICLP第6級

  迴避型人格障礙為所謂焦慮類人格障礙之一,其診斷標準十分明確。該障礙的患者出於對遭受排斥的恐懼而避免與他人的接觸,因而無法完成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任務。此種社交恐懼感通常伴隨著對自身價值的徹底否認,以至於患者把自己視作「無可救藥的敗類」。這是一種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 讓迴避型人格者在生活上十分被動而又缺乏任何支配力與反抗力。為了保護自己免受拒絕,迴避型人格障礙患者以上面所述的思維模式為自我保護機制,會選擇與他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並盡量不讓他們認識自己。顯然地,在無法與他人敞開心扉的情況下,迴避型人格者難以建立健康的人際關係、結交新的朋友並培養穩定而深刻的友誼,即便他們心底深處最渴望的,就是得到他人的支持與理解。   《像我這樣一個女子》故事裡面的「我」就是一個典型的迴避型人格,其思維與行為模式完全符合人格障礙的診斷標準。一方面,「我」不斷重申自己的命運就是遭受社會排斥,而且多次提到因為自己的職業背景而「不適宜與任何人戀愛」,導致在認識夏的時候感受到極大的焦慮與痛苦。另一方面,此種認知錯誤讓她展現種種自我貶低、自我嫌惡的言行,從而陷入自我懷疑的惡性循環。「我」的迴避傾向是如此嚴重,以至於甚至男友送給她的一束花也會引發「我」對排斥與拒絕的負面聯想。即使是生活中毫無意義的事件,都足以讓她懷疑自己的價值並產生無法抹去的失落感。   與此同時,「我」也是一個充滿矛盾的人。她最不屑一顧的就是那些「沒有勇氣向命運反擊的人」,認為認命是一種「極端懦弱的行為」,然而想到放棄所從事的職業時則選擇安於現狀,以接受命運的安排為藉口依然無法逃離自我懷疑的舒適圈。她無法反抗,更無法追求幸福,畢竟在她眼裡,幸福永遠都不會降臨在她的生活中,彷彿向命運宣戰只能以失敗告終。這種認命行為雖然保護她避免徹底崩潰,但又阻止她擺脫那種揮之不去的焦慮感以及由此而來的巨大痛苦。   《像我這樣一個女子》作者從第一人稱的角度展開敘述,同時藉由意識流的寫作手法加強故事的心理學性質。從某種角度來看,女主角腦海中紛雜的自述類似於病患在心理諮詢師引導下的自白。這也讓讀者可以從心理學的視野解讀「我」的悲哀故事進而對迴避型人格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抒情小品

車牌

License Plate

薛青
/
美國
Cindy Qing Xue
ICLP第8級

  我小時候的家裏,一進門就可以聞到家的味道,像茶葉蛋和鮮烤的麵包混在一起。我們有一段時間住在加拿大的一個小鎮,小學朋友常說我家有「中國」的味道。但是,我們家裏所有的牆壁都是空白的,連一幅繪畫都沒掛在牆上,我從幼兒園帶回家的「手指拓印畫」也被媽媽收起來了,不許它露面。從小到大,我們家到處租房,每幾年跟著爸爸的工作搬家,一共搬了八、九次,每次搬出去跟搬進去一樣,牆壁都是空白的。   我十一歲那年,我們從加拿大搬到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一個小鎮。搬家的過程很痛苦,我過了好幾個月才適應了新的環境,這裏的小朋友都說西班牙語,也都看不起我穿的衣服。那一年,爸爸做了一件讓我驚訝的事,在客廳牆上錘了兩個釘子,掛上他之前在加拿大的兩個車牌:一個是從我們剛賣掉的小轎車拿下來的,上面寫著大大的「安大略」;另一個是從我父母第一輛車留下來的,上面標著「魁北克」。   十一歲的我想不通爸爸為什麽會把這些有凹痕的破舊車牌掛在牆上,那時候家裡的牆上一張照片都還沒有掛上。我曾經勸父母讓我粉刷牆壁,可是沒有用。每當我朋友問我為什麽我們家牆上只有一些沒有用的車牌代替藝術品?我回頭也想問我爸爸,他怎麽會這麼欣賞這些車牌呢?我十多年以後才能解讀他的答案,他用上海話說:「你娘跟我去了好多地方。」   作爲移民真不容易,這是我近幾年才開始深刻地意識到的。其實,我是通過這些車牌才開始理解爸媽他們的移民歷程。每張魁北克的車牌有一個標語,翻譯成「我記得」(Je me souviens)。移民到魁北克是我媽媽第一次坐飛機出國,從上海的黃梅天到蒙特婁的冰雪地。十一歲的我還不懂事,但已經感受到這些車牌所帶的回憶包含著不少的苦難。我後來發現那年爸爸把車牌掛在牆上也象徵苦盡甘來,我們終於遷徙到美國,家境也更加穩定。   近幾年,日本出口的極簡主義生活方式廣爲流行,例如Marie Kondo所教導的斷捨離模式,所有用不到的東西就應該丟掉,清潔空間就等於清潔個人的複雜感情和憂慮。但是極簡主義的普及也許反映了我們社會傾向個人主義,因而帶來的焦慮與疏離。如果我們家沒有保留這些車牌,我也許不會問它們的來源甚至我們家庭所經歷的移民歷程,也無法通過這些車牌更深刻地瞭解我爸爸。給我們帶來憂慮的不是家裏七零八碎的東西,反而是跟這些東西的背景、故事、來源的脫鈎。   去年寒假,我跟我的朋友一起去美國南部公路旅行。我們一邊開車一邊唱歌,高速公路的速度把我們的頭髮吹成鳥窩一樣。突然,我們被當地警察追逐,要我們靠路邊停車。驚恐當中,一位員警看到了我朋友後車廂放的幾個舊車牌,提醒她在美國,保存他人的車牌也是非法的,透過車牌的號碼也能夠解開陌生人的身份。幸好,警察最後放我們走了。我的朋友說她要扔掉這些無用的車牌,但我卻反對,她像我一樣搬了好多次家,怎麽能丟掉這些歷程的證明?我們未來若要敘述這次遇到警察的故事,還有什麽道具可用?   我希望能記得保留一些類似的身份經驗證明,不是為了讓未來的我回憶過往的日子,而是讓未來愛我的人觸及我的過去。現在覺得明明用不到的東西,也許會成爲未來的寶物。

成果發表

三『生』有幸-三胞胎經驗談

Two is Company, Three's My Life: The Experience of an Identical Triplet

貝安莉
/
美國
Alexandra Leigh Berends
ICLP第6級

成果發表

從美林出發的來台之路

Journey from the Northwoods to Formosa

龍雅各
/
美國
James Russell Peterson
ICLP第8級

最新消息

2022. 12. 29

新生說明會
新生報到

2022. 12. 12

學期中間價 (12/12-1/2)

2022. 12. 09

秋季班結業日

2022. 12. 07

線上離校考試結束日

2022. 12. 05

線上離校考試開始日

2022. 12. 05

新生入學測驗 (12/5-12/9)

近期期刊

242

Dec. 1. 2022

241

Nov. 1. 2022

240

Oct. 3. 2022

239

Sep. 1. 2022

238

Aug. 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