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CHINESE
LANGUAGE PROGRAM

I
C
L
P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217
Nov. 2. 2020
SCROLL

演講側記

奚永慧教授:中英語文之映與照

Professor Xi Yong Hui: Dis/similarities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龍雅各
/
美國
James Russell Peterson
ICLP第7級

雜談隨筆

獨自探索京都

Solo Exploration of Kyoto

夏意軒
/
美國
Alison Sharpless
ICLP第7級

含英咀華

評胡適〈愛國運動與求學〉

Critique of Hu Shi's 'The Patriotic Movement and Scholarly Pursuits'

張紹雯
/
美國
Shaowen Zhang
ICLP第6級

  中國在二十世紀登上了世界歷史的舞臺,可是持續處於國際社會地位的最底層又引起了這個民族的憤怒、抗議情緒與無奈感,與此同時,幾十年來國內的政權爭奪與戰爭也持續惡化,〈愛國運動與求學〉的議論便是由此開展的。帝國主義的勢力四面侵略着中國,似乎已經威脅到了國家的存續,使民衆十分窒息。在此情況下,胡適定位的「人情之常」的感情反應又使身處群體中的個人突然成了政治方面的窒息與國家恥辱的體現。因此,大凡遊行示威的運動由個人的身體,他的活動,他的一些「缺乏理性的表現」 已不復自主。這便是抗議的悖論:外在的情況是遊街,這固然是由個人行爲產生的,但個人的一部分已屬於外界的組成,已留存在「民氣」之中。這同胡適的解讀仍有差異:這並不是個來自本能的感情發泄,反而是從全國突然體現出的種種羞辱與障礙所引起的動力。這個體現的力量迫使個人行動。社會大衆同時產生的體會就以民族的「運動」,體現了一個充滿衝突的社會需要大量集中性與感情上的付出(是一種精神「勞動」),個人不免犧牲他原始自我的一大部分:也就是說,個人把自己的一部分留存給了社會,是抗議精神的鑄造過程。   從個人操作角度來看:精神的建立往往發生在運動之前。若是這些愛國運動參與者都是認真的,我們可以再次討論胡適先前指出的例子,從而用另一個角度來分析。在牆上書大字的人確實可能回家安心睡覺,自覺得意,但事實上,他也已對此運動作出了貢獻。他的貢獻不在自我解嘲,大聲的發表「我已建立了愛國的精神!」 而在這個人敢在北京大街中貼字條,敢來到既危險又混亂的現場,並願意看見民族無奈的真相。他最終將會同樣體現一切。隨着日復一日的運動的發展,「民氣」以「波」的狀態漸漸變化,他不免不停的修正自身對於事態的評判,運用這些新閱歷而鞏固其愛國精神。這個付出是誠懇的,且並非完全以利益爲重心。   至於相似的抗議運動能否持久,答案還涉及不到「事業」與「性格」的作用。這種充滿動力的精神(無論救國,改革或革命)與教育或性格無關。事實上,最偉大的革命人物並非因為受到過「革命」的教育,也沒有去尋找過其性格如何配合「救國」事業。海地的解放領袖杜桑‧盧維杜爾(Toussaint L'Ouverture)前半生是一位完全不引人注目的普通人物,直到四十多歲才參加海地的革命運動。在此之前,他就是管理馬車的一名奴隸,未曾上過學,未曾接受過軍事戰術或隊伍管理的教育,甚至於一輩子都不認字,不會講標準法語。持續了整整十二年的革命奮鬥 (相關技能與知識都是他後天所學的),盧維杜爾從來沒有搖擺,海地的「民氣」也沒有消滅。相比於十八世紀的海地,二十年代的中國社會有其複雜性,但在這個變動激烈的時期,胡適卻彷彿認爲學生與民衆的公民義務有所不同。   總而言之,胡適的看法意味着救國精神是一種潛在特徵,是可以推遲的。因此,鼓勵學生用一種先上課後救國,將救國當作未來事業的「做法」。但長期地跟持續不斷改變的社會徹底脫節勢必會使學生的精神乾枯,導致學生們走到無法理解、無法評判社會真相的地步。除此之外,一位已體現過國家四面的障礙與壓力的個人是無法返回從前的狀態的:由於這個新精神的產生,他已化爲社會民族氣氛的一部分了。這種新自我的出現需要社會現場的餵養。這種精神且如一條有機的小生命,需要一陣適應的時間,需要氧氣。反之,強迫他將自己關進書房可說是任他窒息而死。日後,無論這位成熟的學者多麼適合實施一些具體的貢獻工作,他遲早會發現以前所歸與的那個「崩潰」的社會其實已經拋棄了他,而他唯一的選擇就是無奈地從遠處旁觀。到頭來,社會的好轉或惡化都不屬於他了,他也無法再次完全融入進新的社會了。這些蒙著眼睛的學者只能活在流亡之中。

含英咀華

在〈文學改良芻議〉與〈不朽〉中瞥見的潛力

A Gimpse of the Hidden Potential in 'A Preliminary Discussion of Literary Reform' and 'On Immortality'

許爾珊
/
美國
Irene Hsu
ICLP第6級

  以胡適在〈文學改良芻議〉中的論據來看,因為語言毫無疑問跟著時代變化,於是文學便得反映與適應當今的言語。〈文學改良芻議〉中的最後一段,胡適就寫著,「與其用三千年前之死字,不如用二十世紀之活字」。胡適所用之「死」與「活」的隱喻一方面形容出了語言的靈活性,但我覺得另一方面,胡適運用「活」與「死」不僅有比喻的作用,並且也有著可以套用於人體上的特殊具體意義。   胡適在〈文學改良芻議〉的第五條,曰「務去濫調套語」提出文學「惟在人人以其耳目所親見親聞所親身閱歷之事物,一一自己鑄詞以形容描寫之」。胡適強調的「親見親聞」「親身閱歷」也跟他在〈不朽〉一文中形容的「大我」有所共鳴。當胡適說明「大我」的不朽,他不只提出了每個個體在「一個念頭,一場功勞,一樁罪惡」這種種概念當中的不朽,也表明了個人「一舉一動,一言一笑」的不朽。   胡適在〈不朽〉一文中設想了幾個情境來說明「大我」的不朽。他舉的第一個例子是「一座低低的土牆,遮著一個彈三弦的人」。他寫著:「那三線的聲浪,在空間起了無數波瀾;那被衝動的空氣質點,直接間接衝動無數旁的空氣質點。」最終到達了附近偶然走過的詩人的耳朵,感動詩人起了一個念頭寫了一首使聞者為之感動的詩。通過物理原理的解釋,胡適表達了三弦聲音的物質性,因此強調了心裡被感動到的經歷與身體感官受到刺激到的閱歷的關聯。換一句話說,個人身體上所體驗的情境視某時代某地方外在環境的政治社會轉變而定。同時,心裡也能偶然被從別的時代別的地方傳遞過來的物質而感動,這也顯示出個人每一刹那所得的閱歷,其具有使存在超越當下時空的潛能。   無論是白話文或文言文,凡文字都沒法完全記錄個人所經歷過的經驗。但白話運動的書面語改良可使語言記錄成為一般人民皆可使用的一個工具,以便在某一時的霸道主義中、在某一地的紛亂喊聲裡,能撬開被圈囿的現在,繼而瞥見生命個體在無窮時間無窮空間的潛力。

歷史文化

二戰以後的英國社會

Post World War II English Society

魏樂樂
/
英國
William Bryce Taylor
ICLP第4級

  今天我要講的是二戰以後的英國社會,這個題目很大,內容非常豐富,再說,時間有限,所以不能詳細地分析,請你們原諒。   二戰以前,在世界經濟上,英國占了領導的地位, 但是二戰以後,英國面臨著經濟危機,被迫依靠美國的資金支援。不管英國社會當時怎麼改變,美國對英國都有很大的影響,由於二戰的緣故,英國開始開放殖民地, 在國家企業的基礎上,建立新的經濟和新的社會保障制度。從1945年到1970年,就業率很低,工會勢力很強,雖然貧富不均的問題還沒發生,生育率和移民人數也隨著上漲。在這種 「大熔爐」 的情形之下,年輕人創作新的作品,移民帶來新的時尚潮流、語言、美食等等,英國的多元文化簡直是老百姓沒辦法想像的。   從1970年到1980年這十年之間,英國社會完全地改變了。在石油危機的背景下,罷工事件一年比一年多了,經濟發展越來越慢,結果柴契爾夫人 (Margaret Thatcher) 的保守黨獲得選舉的勝利。雖然有的人認為完全否定英國的社會保障制度是一件不可能也不合理的事情,但是柴契爾夫人廢除了工黨的經濟政策,倫敦金融中心勢力增大的同時,大城市的白領職員越來越有錢,工人越來越窮,貧富不均的現象就出現了。   英國社會還受到柴契爾夫人個人主義、資本主義的影響,不管政府的領導人是誰,保守黨或者工黨,實在說,差不多是一樣的。因此,貧富差距繼續不斷增大,經營者占社會領導的地位,倫敦和東南部地區之外的人要想登上政治舞臺,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這種情形跟 「脫歐」 是分不開的,英國的老百姓跟政治家沒有關係,英國政府無法停止英國在國際地位上受到的損害,簡單地說,今天的英國還沒跳脫從二戰歷史上帶來的問題。

我見我思

影響個人產值的因素

Factors Affecting Individual Output Value

林瑞賢
/
挪威
Linn Christiansen
ICLP第4級

  各位同學好! 我今天要跟大家講的題目是:影響個人產值的因素。這個話題既複雜,又值得討論,基本上,可以分成兩方面來說: 第一為時間管理,第二就是做事效率。   說到如何才能最有效地管理時間,因為這個話題相當繁複,所以專家的觀點也不一致。有些人總是感覺自己的事情做得不夠完善,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做,又不管花了幾個小時,這些人都覺得他們的產量不夠高,可見這個看法當然對自我價值產生了很大的懷疑。   有的專家認為,每天花越多時間越好,但目前有更多的專家認為,這就是一個保守的思想,根據後者所提到的看法,所花的時間不如所做的事情重要,也就是說,效率不是個人每天花多少時間的問題,而是個人總體上花了多少時間的問題。舉例來說,尼爾·蓋曼(Neil Gaiman),這位英語作家,寫《鬼媽媽》這本書的時候,他每晚睡前只寫了小說中的一段,由於這種做法,小說寫得一天比一天長,但蓋曼從來沒感覺這是一項艱苦的工作,換一句話說,養成好習慣跟花時間比起來,養成好習慣是更好的做法,因為即使花了很多時間,也不見得能達到你想要的效果。   什麼是效率呢?在自我提升的原則上,所謂的效率,是指每個人的生產力,如何才能提高個人的效率呢?雖然自我提升這個題目已經有許多專家徹底地研究過了,可是每位專家的結論都不一致。在九十年代的美國,一般人都想提升多工處理的能力,其實,後來根據民意調查顯示,沒有一個人多重任務的處理能力是完美的,拿一邊開車一邊看手機來說,很容易引起車禍,因此做事的效率與是否同時處理幾件事,反映出明顯的關係。   希望個人有發展時,我們不應該拿世界上最懶的人做標準,也不能效法那些勞累過度的人,每個人一定要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辦法,對自己負責任,無論是寫論文、學語言或粉刷房子,原則都一樣:一次只做一件事。根據這個原則,也說明個人產值不一定是一個跟速度有關的問題。在某些情況下,效率可能與不放棄更有關係,但還有一個例外,那就是上ICLP的課,每天都必須花一定的時間準備、做功課等等 。   因為時間有限的關係,我就說到此為止,但我想建議大家,如果你們對這個話題感興趣的話,可以進一步研究,個人發展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的話題,但進行的時候,應該注意別浪費時間。謝謝大家!

我見我思

專制國家控制社會的方式

Autocratic Methods for Social Control

池惠民
/
美國
Haemin Jee
ICLP第7級

  民主國家的公民可以通過選舉、自由媒體、以及抗議活動來表示對政府的不滿。然而,在專制國家的制度下,公民能向政府提出訴求的管道不多,因此,政府難以瞭解人民的需求,也難以達到人民的期望。這樣的情況長期持續的話,專制國家擔憂人民會組織大規模的抗議,引發政變。那麼,專制國家如何避免政治危機,延長其政權?   政治學者已提出了專制國家使用的兩個做法。第一個做法就是「鎮壓」。專制國家使用「鎮壓」的時候,它通過暴力的辦法壓迫公民。「鎮壓」做法包括:使用軍隊或者員警來攻擊反對派,逮捕公民、威脅公民、甚至限制公民的日常生活。臺灣的「二二八事件」和韓國的「光州事件」是較極端的例子。雖然政府不用暴力,但是暴力的可能性總是存在,也是「鎮壓」的做法之一。在臺灣戒嚴時期,人民知道政府可以隨時使用暴力,引起了人民的恐懼感。因此,國民政府可以控制人民的日常生活。   為了控制人民,專制國家使用的第二個做法是「吸納」。「吸納」指的是給予一些社會精英以政府的支援和一定程度的政權。社會精英可以包括:知識份子、生意人、公務人員等等。這些人也可以變成反對政府的人。知識份子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影響力很大。生意人也可以使用資源支持反對政府的活動。如果專制國家成功「吸納」這些群體,就可以減少威脅其政權的因素。而且,被「吸納」的社會精英會積極的支持政府,是因為現在的政權對他們有利(成為既得利益者)。他們得到的利益可能是金錢或者資源,也可能是政治上的利益。   除了「鎮壓」和「吸納」之外,專制國家還使用許多策略來維持政權。但是政治學者目前僅關注「鎮壓」和「吸納」,尚未探索其他做法。這當中值得討論的做法之一是「思想控制」,這個做法和上述的有明顯的差別。實行「鎮壓」和「吸納」這兩個策略的時候,政府需要耗費不少的資源。使用「鎮壓」的做法的話,政府必須維持規模龐大的軍隊和員警。為了「吸納」社會精英,政府也必須花費不少錢和資源(做為利益交換)。但是「思想控制」的特點是它是一種投資。如果政府可以改變人民的思想,反對政府的活動發生的可能性就會消失。因此,政府之後不需要再耗費資源實行「鎮壓」或者「吸納」。   最近,中國共產黨進一步實行新的「思想控制」政策。這包括應用孔子思想來宣傳共產黨的正當性、執行個人社會信用評分系統等等。這樣的政策都屬於「思想控制」。政治學者必須開始重視這樣的政策,進一步瞭解專制國家控制人民的做法。

散列小品

生活到底是不是一場遊戲 ?

Is Life Just a Game?

劉康
/
美國
Conor Harmon Newton
ICLP第6級

  兩個朋友在位於第六十六號街的酒吧喝了幾杯啤酒後,感到飄飄然,對面幾個客人簇擁著一位朋友一起唱《生日快樂》歌,柳岩好像發少爺脾氣了,咕噥著說:「我厭惡這首歌!」 他一口一個埋怨。   龍陵置若罔聞,他瀟灑的表情似乎什麼都沒透露,懶洋洋地端起杯子來喝了一口啤酒。   柳岩大呼小叫,沒頭沒腦地喊了起來:「這首歌真讓人討厭!」   龍陵醒了,把柳岩臭駡一頓:「你不識趣嗎?玩兒什麼遊戲?那麼沒風度!」   「我沒風度嗎?你是我的好朋友,不覺得自責嗎?我一個小時以前幾乎被車撞死!」他憤然地繼續說:「你好像懶得理我,不關你的事,你就不在乎了嗎?」   柳岩露出開玩笑的表情一閃即逝,讓龍陵感到不是滋味。   「你的幽默感真是異常,他們唱完了,你應該跟他們賠個不是。」   柳岩慢吞吞地站起來,全程眼睜睜地望著龍陵,沒想到他居然做了個鬼臉,並虎視眈眈地看著那群唱歌的朋友。   「柳岩,你真是太差勁了!為什麼那麼過分?」   柳岩大笑:「一物克一物,這樣好嗎?你罵我,我就再把他們罵一頓。」   龍陵感到既詫異又不自在地說:「別讓我覺得窘,如果你有禮貌地道歉,那我請客好不好?」   柳岩又笑了:「多慮了!我只是想出你洋相而已,但是,如果你要兌現承諾,請我吃飯,我豈能說不?」 他走到對面的桌子,悄悄地跟那群人說了幾句話,於是,人人都放寬心了。   柳岩回到桌邊坐下,問龍陵是他們買單嗎?柳岩用手勢叫來服務員,跟她說了幾句笑話。   龍陵說:「我真的不瞭解你,有一刻你那麼幼稚,有一刻你又變成了有魅力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柳岩咧開嘴笑:「天機不可洩露,你覺得最近做什麼事都節節失利嗎?嫉妒我嗎?」   「不是!只是我沒有你那麼有魅力。」   「有可能你已經黔驢技窮了,總是土法煉鋼,你聽我的話,在這個社會玩兒,除了遵守遊戲規則之外,還得先立於不敗之地。」   「你說得太籠統了!那是什麼意思?」   柳岩露出了諷刺的眼神,繃緊了臉,但沒有說出來。   「小岩,你太奇怪了!總是胡言亂語。」   柳岩俯身咕嚕地說:「龍陵……」   「嗯?」   「這個帳單你打算變卦嗎?」   「饒了我吧!你真是一毛不拔啦!我搞不過你!」   「老朋友,你看我剛剛說的,如果你兌現請我客的承諾,就能觸類旁通了!」   「哎呀!是想欺騙我嗎?哈!你真是鬼門鬼道的,搞什麼玩意兒?」   「生活到底是不是一場遊戲呢?」   「有可能,我的意思就是這樣,你的態度不夠從容,冷靜一下!」他呼了一口氣,龍陵覺得可笑之至,兩人忍不住大笑,然後站起來。   「小岩,我們明天還去參加音樂會嗎?」   「行!八點在哥倫布廣場見。」   「一言為定,不見不散!」   兩個人看起來雖各走各的陽關道了,但是兩人走路的時候,都望著點綴著星辰的天空,也感覺到在那麼廣闊宇宙的面前,一切都顯得渺小不堪。

校友點滴

自英文到中文:我三十多年的旅程

From English to Chinese: My Thirty-Plus Years' Journey

歐思博
/
美國
Evan Woodman Osborne
ICLP第6級

成果發表

台灣原住民跟台灣政府的關係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aiwanese Aboriginals and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白安琪
/
美國
Bianca Angela Beck
ICLP第4級

成果發表

美國年輕人的政治參與度跟社會運動的關係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Youth of America's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and Social Movements

歐安婷
/
美國
Annabel Bree Goble Uhlman
ICLP第4級

活動剪影

貓空──中國射箭與喫茶文化

ICLP電子報編輯小組
/
臺灣
ICLP Editorial Board

活動剪影

基隆──東北角地質景觀參訪

ICLP電子報編輯小組
/
臺灣
ICLP Editorial Board

最新消息

2020. 11. 27

期末評量日

2020. 11. 24

2020國父紀念館演講比賽

2020. 11. 23

12:10-13:00, R447 國父紀念館演講比賽練習

2020. 11. 19

12:10-13:00, R447 國父紀念館演講比賽練習

2020. 11. 13

12:10-13:00, R447 專題演講 - 鄭淳予博士「好睡、睡好」

2020. 11. 13

旅遊活動 - 迪化街老茶行巡禮

2020. 11. 07

旅遊活動 - 三峽鶯歌手拉坏

2020. 11. 06

12:10-13:00, R447 期中發表

2020. 10. 05

12:10-13:00, R447 期中發表

近期期刊

217

Nov. 2. 2020

216

Oct. 10. 2020

215

Sep. 7. 2020

214

Aug. 3. 2020

213

Jul. 3.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