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蘋果

女權運動與美國大選的關係

The Women's Rights Movement and the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這個話題很紅,已經出了一個演講的範圍,所以我只能大概地介紹一下,尤其我要特別注重以下兩點:首先:媒體對女政治家的待遇,有什麼特色? 其次:「我也是(Me too)」運動對美國政治的影響。

  目前,已經有十八位候選人進入了2020年民主黨的黨內初選,其中包括四位女性參議員和另外兩位女性,其實,只要看過一次報紙,或者看過一些電視新聞,很快就發現,媒體認為那些女性不應該參選總統。媒體常常指責這些女性不夠討人喜歡,可是報紙常常用女性所謂的「缺點」來讚揚男性,如果一位女性喝了一杯啤酒,就顯得太尷尬、不自然,可是換成一位男性喝酒,就覺得很酷!討論政策的時候,就批評女性要實行的政策太複雜,或者太膚淺了,可是,男性的就很詳細,而且還很鼓舞人心。

  可是這樣的情況,並不是一件新奇的事情。我們都知道,2016年大選的時候,希拉蕊女士曾受困於電子郵件的影響,她一直被那則醜聞弄得傷神之極,至今,川普總統仍認為她電子郵件所犯的「罪行」,嚴重到應該讓她入獄。

  誰都有可能發生問題,候選人的問題也都一定非等閒可以視之,這是顯而易見的,可是,媒體總是以不同的口吻,來批評男性與女性的候選人。

  可是希拉蕊女士電子郵件的醜聞無法和川普總統無數的醜聞相比擬。許多媒體嘴巴裡高喊報導不偏不倚,可是在行動上卻對女性嚴格得多,畢竟美國政府一直都是以男性為主,媒體還不知道該怎麼評論女性政治家。

  不過話說回來,女權運動也影響了男性候選人。最近幾個禮拜,一些女性政治家表示,前副總統拜登讓她們感到不安,是因為他不時替女性按摩,或者侵犯到她們個人的空間,拜登指出,這只是個文化差異罷了,他絕對相當尊重女性。

  這種情況也反映出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共和黨與民主黨處理事情的差別。每次有這樣的問題,民主黨就要讓人負責,可是共和黨更願意保護他們自己的政治家,舉例來說,2016年共和黨初選的時候,很多人表示,他們一定不會把票投給川普總統,是因為他常常騷擾女性,可是川普總統被提名以後,這些人卻回過頭來,很努力地支持他。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只能談到這裡。我所提出的,只是一些簡單的例子不過,由此可見,女權運動已經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只是還沒達到目標罷了。

近期期刊

213

Jul. 3. 2020

212

Jun. 1. 2020

211

May. 1. 2020

210

Apr. 1. 2020

209

Mar. 2.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