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英咀華

理性與感性

Logos and Pathos

  説實話,過度思考大概是我的老毛病。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的好奇心就一直促使我問問題,通常會問到連自己都不太清楚問題是什麼,而且就算問題有了答案,又到底要用它來做些什麽呢。愛因斯坦曾經説過一句話:「理性雖然給我們提供了不少方法和工具,然而理性本身卻沒有道德或目的。」按照這個説法,人類所有的目的本來都應該是以感性來設定的。但毫無疑問的,我們只要有了確切的目標,就必然依靠理性才能夠完成它。不過我們即使完成了一個目標,難道不會有另外一個出現嗎?最終的目的到底是什麽?不同的人當然有不同的觀點,可是整體而言,我們人類大概也有不少相對共同的需求和理想。盡管如此,在道德和目的這兩方面,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有時候也很大。有些人比較在意自己個人的感受,有些人則比較在意找到一個普遍的真理。照這樣看來,人類怎麽能夠和平地相處呢?其實,連和平地相處也未必是每一個人的目的。

  即使全人類將來能夠在每一方面達到一致,團結一心,也大概還要問:我們人類的目的會跟其他萬物一致嗎?跟天地一致嗎?跟大道一致嗎?自然界有自然界的法則。我們雖然通過邏輯分析以及科學研究能夠掌握不少自然規律,並且能夠把這些知識應用在完成一些所謂的實際目標上,不過我們又好像還無法回答那個自古以來的問題:「存在本身到底有什麽意義?」達爾文的《進化論》説「適者生存」。他觀察到所有的生物,似乎都要生存下去,而我們人類在這方面也不算是例外。可是這種弱肉强食的世界本身有什麽意義呢?那假設我們的世界是共存共榮的,聽起來很美好,但美好本身又有什麽意義呢?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問問題本身有什麽意義呢?啊,又是那脫繮之馬一般的思緒把我們牽進了黑洞裏去。我累了。

  老子說:「孰知其極?其無正。人之迷,其日固久。」至於理性與感性的平衡點究竟在哪裏,我倒不太清楚。但老子又説過一句:「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我想,理性與感性大概是相輔相成的,反正都是我們的本性,也許沒有必要刻意去分別。

近期期刊

237

Jul. 1. 2022

236

Jun. 1. 2022

235

May. 3. 2022

234

Apr. 1. 2022

233

Mar. 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