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CHINESE
LANGUAGE PROGRAM

I
C
L
P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211
May. 1. 2020
SCROLL

焦點報導

網課的變與不變: ICLP教職員生如何因應新冠肺炎疫情

The More Things Change: ICLP Adapts to Remote Learning Amid Covid-19

廣燕心
/
美國
Kayleigh Madjar
ICLP第6級

報名快訊

ICLP’s Chinese Gap Year Program 招生中

ICLP電子報編輯小組
/
臺灣
ICLP Editorial Board

step out of your COMFORT ZONE and into YOUR FUTURE NTU and ICLP are excited to launch Chinese Gap Year (CGY) in Taipei, a nine-month language learning and cultural immersion gap year for recent high-school graduates who want to learn Chinese, dive into Taiwanese culture and society, and challenge themselves with an opportunity to grow and develop. We encourage you to share this program with any interested students, and we hope they can join us this September for a meaningful and memorable nine months on the beautiful campus of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Visit www.iclp.ntu.edu.tw    for application information!   傳承近六十年的華語教學經驗, ICLP一直在思索如何在新的時代,提供更多元的華語學習經驗,滿足不同學習者的專門需求。 現在我們以喜悅的心情與您分享這個以高效語言教學為核心,同時培養青年獨立自主能力,豐富心靈、視野的 "Chinese Gap Year (CGY) in Taipei"。 CGY是一個專屬於高中畢業生的園地,我們希望能在這個人生的重要階段,陪伴他們邁出一步,探尋屬於自己的未來。 ICLP即將展開新頁,在這歷史性的一刻,我們期許自己精益求精,持續為華語教育開創新局。 Learn. Live. Grow. Chinese Gap Year in Taipei

文史哲學

黃宗羲《破邪論》之意義和歷史觀

The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of Huang Zongxi's "Arguments to Defeat Evil"

高銳
/
美國
Gabriel Groz
ICLP第8級

  明末清初儒者黃宗羲之《破邪論》是一篇著作於作者晚年的理論作品,堪稱此偉大學者之遺言。作為一位無法實現其政治意志的明朝遺民,黃宗羲仍舊保持他「純儒」的風骨氣節,終生推廣「復三代之治」、開發「實學」教育的政治目標。但不可否定,黃宗羲的世界觀也必定經過某一個程度的改變;因此,分析《破邪論》的工夫或許將對明清思想史的研究發揮積極作用,將使我們接近了解「飾巾待盡」的黃宗羲如何總結他的學說。   首先,本文要對書名說兩句。作為已經離明清之際的社會狀態超遠的現代讀者,我們應該如何了解黃宗羲對「邪教」的思維?首先,我們必須承認,「邪教」與「正教」此兩個相反詞在中國思想史上,一直未嘗有固定不變的意義;因而,作者對「正教」與「邪教」之定義離不開該作者的學派和政治立場。我們必須以此概念分析黃宗羲著作的內容。黃宗羲說:「此等邪說,雖止於君子,然其所由來者,未嘗非儒者開其端也。」可見,對於邪說之由來,儒家的先輩應該負責。因此,黃宗羲想要補救「先儒……之所未盡」的立場,可以說是修正邪說的根本原則。   就陪祀系統而言,其又說:   「蓋由後來儒者,視孔子門牆窄狹,行焉比跡,誦必共響,名節重於國事,莫肯硬著脊樑肩此大擔,徒以亢陽勝氣齟齬於事變之來,只討便宜做去。」   明顯地,雖然黃宗羲抱著「闢佛」的觀點一生對抗佛教與道教的社會力量,但在最終的分析中,其也把「非實際」的儒學、科舉制度乃至宋代的「理氣論」看成邪教,對理學的宇宙論又進行攻擊說:「是必有真實不虛者存乎其間,惡得以理之一字虛言之也。」也就是說,其甚至認為宋明理學也早已雜入非正統概念的思維、扭曲了儒學的純粹精神。   本篇文章的內容以及思想趨勢,值得更廣泛的討論。黃宗羲屬於十七世紀的「實學派」,終生注重積極政治工夫。但是,就《破邪論》包含的九篇文章而論,其中七篇是關於學術和典禮問題的,兩篇以社會制度的弊病為主題。作為「世忠營」領導人的黃宗羲,其遺言重視學說典禮而少論「復三代之治」之政策或策略,原因何在?本人猜測,黃宗羲之思維如此,是因為其開始質疑「十二運」的樂觀歷史觀,而放棄大規模體制性改革的念頭;處於「道逆時反」的時勢,黃宗羲把「修正」儒學先輩的缺點當成他一生最後的實際工夫。從此角度來看,令我們不得不質問:缺乏如黃宗羲「浩然之氣」的我們,處於邪世,我們的才能、權力顯然都有限;那麼,面臨成千上萬的急迫挑戰,我們應該用我們有限的風骨來擊破哪一些「邪教」呢?按照黃宗羲的觀點,我們應該從先輩同派之理論缺點著手。

心靈雞湯

現代生活的「飛行模式」

The "Flight Mode" of Modern Life

林睿奇
/
美國
Richard Arthur John Dear
ICLP第7級

  我相信我們年紀都足夠大到對二十年前的生活有一些記憶。在沒有手機,也沒有互聯網的生活中,當你要跟朋友聊天的時候,得打個電話,而聊天還不算便宜,聊一個多小時父母就會罵你。如果朋友住在不同國家就更麻煩了,要是一年能收到幾封信就夠了不起的了,因此更加珍惜跟朋友相處的機會。   然而人際互動的珍貴,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開始變得 “廉價”了!現在,要跟任何從前碰過面的人保持聯繫,不管我們飛到喜馬拉亞山或是南極洲,只要拿出手機就可以發個訊息或打個視頻電話,而一切都是免費的。甚至連這也不用,打開一下臉書或Instagram刷一刷,霎時,就大抵曉得親友們的生活發生了什麼變化,只要我把自己的生活鉅細靡遺地上傳社交媒體,就能無時無刻感受到親友的反應和意見在我口袋裡發出振動。這顯示現代社群意識幾乎已近乎到了好管閒事的境界了。   在我看來,這個社交媒體的奇蹟並不可謂不是件好事。我承認,能夠隨時看到在新加坡的妹妹今天吃了什麼早餐,在美國的朋友看了哪部電影,就能緩和寂寞感。但同時,不時檢查手機會分散我的注意力、讓我的心思混亂、乃至情感空虛。對千禧一代來說,對社交媒體上癮相當於上一代對電視節目上癮,不過由於手機在口袋裡不斷地振動加上跟自己有密切關係的信息的誘惑,導致社交媒體所帶來的情緒波動、低俗趣味、以及有求於外等症狀往往比電視節目要來得嚴重。當整個世界的資訊都在我的口袋裡時,我所接觸到的世界不過是一個屏幕上的二維卡通,缺乏立體性,也毫無實質的心靈養分。於是把手機換成「飛行模式」遂成了現代人的最後精神避難所。   但,手機換成「飛行模式」又免不了招徠另一個問題。關掉手機,退回「脫機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好,但要看在什麼樣的脈絡裡。如果我的親友不在身邊,碰不到面,那麼我很快就會感到生活變得極其孤獨。周圍的人因為都忙著看自己的手機,謀維繫自己的親密關係之不暇,而毫無餘力聞問陌生人的事,即使我某天很開心或者很難過,也依然對不熟悉的人冷漠相待。我之所知是因為自己本是如此。因此,當你試著把自己的手機換成「飛行模式」時,你會發現真正的「飛行模式」不是手機的一種設置,而是現代人在虛擬的線上世界飛著,收不到周圍真實訊息的生活模型。   我沒有其他選擇,只好在無奈之下把手機重新打開,找熟悉的親友聊天。當我再次刷起社交媒體,看到朋友抱怨現代社會變得冷漠,人與人互不相干的現象。在人群中拿著手機走著,低著頭與身邊的人擦身而過,忘情於跟遙遠的親友討論冷漠世界的問題,這不正是現代生活「飛行模式」的最佳寫照。

雜談隨筆

占卜的作用

Divination's Role

崔語萱
/
美國
Margaret Ruth Wulfsberg
ICLP第6級

  到現在爲止,占卜在世界各地都是一個很常見的現象,占卜的範圍很廣,包括占星術、紙牌術、手相等等技術,不過這些例子只是現代所使用的方式,古代的中國社會則使用龜甲、獸骨占卜的方式,來決定應該做怎麽做。有些社會甚至利用迷幻藥來刺激潛意識,才能更深入地瞭解他們的環境與未來。   不過,爲什麽占卜從古代到現在仍然這麽普遍呢?很多現代人對占卜提出質疑,認為這是迷信,並未給社會帶來任何貢獻,他們批評占卜者只是佔人便宜罷了。   但是有些人類學家與心理學家則有不同的看法。根據人類學家的研究,理論上,他們認爲占卜是一個有助於做決定的工具。在生活中,我們要面對很多難題,這些難題常常造成很嚴重的後果,可是我們在做決定的時候,常常想得太多、太複雜,實際上,很多問題並不複雜,只是人類把它變得複雜,使很多人過分地分析自己的一舉一動。   那麼,應該怎麽緩和這種現象呢?占卜就是一種很有效的辦法,由於很多占卜的史料都描述得有一點籠統,就拿易經做例子,大家都認爲不是任何人能解釋的,即使有人解釋,也很主觀,這種主觀的看法有助於應用在很多不同的情況,也能鼓勵人按照潛意識和直覺來做決定,至於,使用迷幻藥的做法,雖然會讓人神志和意識恍惚,但有人說:通過這些幻像就能解開潛在的疑問了。   我認爲人類學家所指出的論點,確實有道理,因此,我對於占卜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我並不會嘲笑求助於占卜者的人,因爲這只是解決問題的一種辦法,人類常常只想要一個證明或者一個答案,現代社會也有很多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如宗教、心理學家、網路團體等等,而占卜就是其中一種。

小說點評

西遊記

The Journey to the West

樂帝
/
捷克
Ladislav Charouz
ICLP第6級

  我今天要討論我最喜歡的一部中文小說,同時比較它與我看過的其他中文小說之間的差別,那就是西遊記,閱讀它真的是一種無與倫比的享受。   西遊記是中國四大名著之一,所謂的四大名著是四本明朝和清朝期間所寫的很重要的小說,除了西遊記以外,四大名著還包括三國演義、水滸傳和紅樓夢。據我所知,讀過這四本書的外國人很少,用中文讀他們的外國人更是少之又少,我也沒全部看過,更別說用中文來讀它們,但是至少我可以說,我已經讀過了西遊記和三國演義,而且快要讀完水滸傳了,並希望很快就能開始讀紅樓夢。   西遊記和三國演義、水滸傳一樣,是一本按照時間順序平鋪直敘的小說,故事裡的角色孫悟空,是一隻非凡的猴子,幫助一個佛教僧人唐三藏,從印度把一些佛教經典帶回中國,他們在路上遇到很多困難,而且碰到很多妖怪,另外還有幾個角色加入他們的旅行,包括一隻名叫豬八戒的豬、一個名叫沙悟淨的怪物和一條變成馬的龍,名叫白龍馬。   西遊記很特別,因為它雖然是一個很奇幻的、讓人難以相信的故事,但是它裡面的人物性格都很複雜,小說的重點不只是描寫印度的佛教經典是怎麼傳到中國來的,也描寫旅行的過程中,人物的性格有什麼改變,當然,這部小說裡也有很多獎善懲惡的故事,孫悟空常常把壞人和妖怪打死,不過,小說的主角都有機會補救他們的錯誤,還能調整自己的性格。   我覺得這個細節是西遊記和水滸傳、三國演義最明顯的差別,三國演義裡寫著:「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小說裡,雖然三國終於統一,但是作者的觀點是: 沒有永不改變的事情,人們的生活中有好有壞,也有喜怒哀樂,但是沒有權力改變自己的命運,而且不能改變自己的性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反過來說,西遊記的觀點卻是人人都可以經由贖罪而變成一個好人,這樣一來,人生就有了積極的目的了,而這也正是我喜歡西遊記的原因。

學思心得

我的讀書經驗

My Experience as a Reader

高曦明
/
挪威
Simen Johansen Jongers
ICLP第6級

  老師、同學們好,我今天想跟你們分享一下我空閒時看書的體驗。由於現代年輕人不太重視閱讀,因而在大部分的年輕人看來,「書」是學校強迫你才會看的一種物品,上課之後或者作業寫好了之後,就儘量避免看任何書籍了,這是人之常情,我可以瞭解,因為我也是這樣。雖然我小的時候很喜歡看書,但是自從上了中學之後,挪威社會裡看書的文化逐漸沒落了,電子遊戲已經取代了閱讀,這就是因為受到了學校的影響,看書變成一種工作,而不是一種享受了。直到上大學時,我看書的喜好才又恢復了,所以我想分享一下我是如何培養這個興趣的,即使如此,也請大家不要拿我的做法當作藍本,不過,如果你們未來想培養閱讀的興趣,或自己的興趣日漸消失時,也許腦海中還會浮現出我所提供的這些意見。   我開始上大學的時候,由於搬出父母家獨立生活,再加上課程時間安排上,有很多可運用的空間,於是空閒時間就變多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電子遊戲我都玩過了,想看的電影也都看了一次,所以生活就變得很無聊了,我翻找了很多之前使用過的東西,找到很多過去很喜歡的書,才意識到我曾經那麼愛看書,為什麼現在就不看了呢?我就開始看其中一本,讀完了就開始讀下一本,讀完了又接著讀下一本,這樣一來,我不知不覺地把這些之前讀過的書又讀了一遍,這些書是特別寫給青少年看的,故事很淺顯,有一點沒頭沒腦,人物不是很複雜,在一般人看來,這些書在文學方面應該沒有什麼崇高的價值,但是它們還是能讓我懷念童年的生活,找回一些美好的回憶。   看完之後,我想起本來喜歡這些書的原因是什麼了。當然,我的見解與作者常常不謀而合,有的時候也與作者發生了共鳴,但是最基本的原因,是我喜歡跟別人分享書裡的故事,我小時候每天跟媽媽、弟弟一起看書,三個人經常一邊看書,一邊討論情節的發展及角色人物怎麼樣等等。這樣的做法很有意思,於是開始去參加我家附近的一個讀書會,讀書會其實是一個很輕鬆的團體,你不必拿批評家的標準來衡量書本內容,也不需要提供建設性的批評,你可以分享一些意見或者心得,如果你不曾去過,怕沒有什麼值得分享的意見,這也沒有關係。無論發言也好,沉默也好,都可以引發你對那本書的興趣,也會在無形中受到團體的影響,而培養看書的興趣。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後來就很少去了,準備好才去的次數少之又少,不過,我已經發掘到這個興趣,一個人讀也能獲得很豐富的心得,即使我不再去了,但是,我仍鼓勵同學們強迫自己去試試看,讀書會確實是值得參加的一種社團。

學思心得

學語言學的好處

The Benefits of Studying Linguistics

曹臘梅
/
美國
Francesca Cenzatti
ICLP第6級

  諸位好!我今天要分享為什麼語言學值得學。首先,何謂「語言學」?所謂「語言學」指的是了解各種各樣表情達意方式的學問,大致地說,語言學是一種常常被忽視的學問,讀完「閒話文字和語言」的文章之後,同學們可能會覺得討論語言對於學習語言應該是「存而不論」就可以了,當然,學中文的時候,學習「六書」有助於學生徹底地了解中文,可是沒有學過「六書」的學生也可以把中文學得好,進一步來說,使用語言的人不需要知道語言學的理論,這個說法固然是一句很中肯的話,可是語言學仍然值得學!   原因何在呢?第一個原因在於,一個人能因此很快地明瞭語言學論文的內容。由於論文要能傳遞訊息,訴之於大家對語言有基本的認識,換一句話說,人人要能應用他們已經存在的知識來學習語言學;其次,語言學的範圍廣大,不但能從語言的微觀層面,比方說,語音、詞彙、文法等等著眼,同時也能從宏觀角度,譬如說,社會學、政治學、神經學著眼。語言學在生活的任何方面上都能應用;再其次,科技學、經濟學跟政治學在應用上,有優越的長處,都可讓你賺到相當多的財富,但是話說回來,語言學雖然在獲利方面不如這些專業,卻也另有它特別優越的長處, 是科技學、經濟學跟政治學都沒法子做到的,那就是語言學能幫我們徹底了解人類的溝通如何運作,用語音學做例子,人們說話的時候,僅僅只用嘴巴跟空氣來表情達意,改變嘴巴的形狀跟在哪個部位阻止空氣通過就能說話,每個位置都能表達一個聲音。語言學也好像DNA檢測似的,舉例來說,就歷史語言學而論,專家利用收集的資料來追蹤語言日積月累的進化,而且明白某些字眼的使用方式,就如同在DNA檢測上,科學家從基因組織就能追蹤生物身體結構的變遷。   總而言之,即使語言學在社會上被忽視,似乎也無法產生商業利益,但我仍然覺得值得研究,是因為能從中學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政經議題

如何建立比利時的愛國意識

How to Establish a Belgian National Consciousness

琳達
/
比利時
Linde Engels
ICLP第6級

  自1831年比利時獨立建國以來,南部與北部不僅有語言隔閡及溝通障礙,而且政治觀點也有所不同。這讓比利時人產生了很濃厚的地域觀念,這些地域觀念一直阻礙了比利時人建立愛國意識。自從1870年開始,北部人爲主張荷蘭語傳播而發起了抗議運動。原因在於,建國時大多數比利時人說法語,并且說法語的人拒絕調整自己的語言習慣,結果,說荷蘭語的人為大多數比利時人所排斥。當時所有的大學也都用法語教學,因而北部的大學生也提出了强烈抗議,結果,最後在北部與南部建立了兩所教學語言不同的獨立學校。   由此可見,自從比利時建國以來,兩群說不同語言的人彼此仇視,而且不願意合作與團結。兩群人之間有先入爲主的成見與誤解。舉例來説,北部人以爲所有南部人都很爛,因為他們利用北部良好的經濟與教育,然而北方人必須繳納高稅款來維持南部的經濟。結果,南方人因此為北方人所仇視,甚至於許多北方人最期望的是有一天能擺脫南方人。   去年6月的選舉之所以惡化了比利時人根深蒂固的地域觀念,是因爲兩個地區的選舉結果完全相反。在北部,右派政黨贏得選舉,反過來説,大多數南方人投票贊成左派政黨。結果,至今比利時尚未建立新的聯邦政府。我本周讀了一篇文章,在文章中比利時北部政府的前總理表示比利時國家的盡頭即將到來,換一句話説,他認爲我們必須重新反思我們國家的政治制度。爲了實現國家改革,北部的右派政黨奮鬥了將近四十年,然而到現在才獲得其他政黨的支持。最近,不同的政黨公開主張改革國家結構,並建立兩個獨立的國家。也就是説,他們贊成將南北分開。這樣的國家改革之所以難以實現,理由在於應該先決定布魯塞爾屬於哪個地區。由於布魯塞爾是歐盟行政中心,因而對南北兩個地區都具有龐大的戰略重要性。   在這樣逐漸惡化的情況下,比利時人無法建立愛國意識。雖然許多人主張國家改革,但是由於比利時的國家結構極其複雜,因而國家改革能否在某一日獲得成功,取決於政治上的問題何時得以解決。

成果發表

菲律賓的戒嚴時期

The Philippines Under Martial Law

高美玲
/
菲律賓
Bernice De Los Reyes Solco
ICLP第5級

最新消息

2020. 05. 22

12:10-13:00, 語文中心戶外中庭
結業典禮與結業團體照

2020. 05. 14

期末評量日

2020. 05. 01

勞動節休假

近期期刊

212

Jun. 1. 2020

211

May. 1. 2020

210

Apr. 1. 2020

209

Mar. 2. 2020

208

Feb. 3. 2020